una

[肖戴]花青素

诸位,这里是顾亦舒✌
真的没有恶意的小戴的亡魂设定😬

——————————正文—————————

这座城里,有一种极致的享受,就是在花青素里花费时光。

花青素是一间咖啡馆,是这座城的秘境,像丛林中最绮丽的一朵蘑菇。木制装潢,爬满藤蔓,各色花草和复古灯盏点缀其间,兼具凌乱野性的自然生趣和雅致温润的古典情调,氤氲苦香。

花青素也不叫花青素,门外枝叶间的木纹曼妙的小牌分明写着:倾诉。只是店内错落挂着的众多素日难见的花草总让客人注目称奇,这“花”的名头便传了出来,一组合再一谐音,逐渐成了这座城里几乎每个头脑中都存在的,花青素。

人们真的很喜欢在花青素里倾诉,而在其中得以忘忧的不在少数。那种忘忧像是魔法,一丝丝,一缕缕地去了,虽然对着平素亲密人儿的脸,倒像是有另一个灵魂在侧,沉默地不管不顾地接受,莫名使人安定。这是那些幸运儿的一致感受,也是其声名在外的缘由。

五光十色神经大条的水泥丛林里,总是流传着一些都市传说,这其中有一则,便是关于那花青素的:花青素总是早早地在八九点钟的芜杂夜色中歇了业,帘布全然遮住了几扇玻璃窗,隔绝一切。一个醉酒的汉子在一次深夜途经,意外地发现一个罅隙,便怼上好奇的眼,那满店花花草草上簇拥的莹莹蓝光此情此景之下着实诡异,吓得这个汉子连说了好几天疯话。

老板,一个低低扎着长发有些女相的总含着笑的干练男子,听了后,俏皮地吐了吐舌:是他疏忽了。这花青素还真不简单,这是一家灵魂中转站,那些花魂总是要在这得一段奇遇,方可转世。当然这就附带了一些如晚上花卉蓝光莹莹的情景,也算是其魔法色彩的生动诠释。

戴妍琦是一株黄色风信子,纯粹而明媚的颜色。来到这里也有几个年头了,日子懒懒的,几乎也难想起怎么就在大好年华里去了。

那是一个午后,一个青年来了。

戴妍琦不经意地抬眼看到了他:容颜清俊,身量挺直,衣着简洁,架着副银丝边复古眼镜,像精当的一笔点出他的气度。似那晨光破白,她的脑子里一点一点翻腾起了在世的记忆,目光剥开他的从容,她看到了那个穿着校服依然会发光的少年。

“是肖学长呐。”带着兴奋的肯定。

她感到久违的人世的温暖,即使只是一缕清风。

肖时钦拣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总是笑眯着眼的侍者递上他的咖啡和取下的一盆花:一株明黄的风信子,或者说,被晃得有些晕乎的戴妍琦。

两人均是有些愣,一个是尚在状况外,一个是听说了倾诉的奇葩规矩而诧异着自己的花竟是这般毫不掩饰的灿烂。

而后,是一段极致安静的时间,肖时钦望着绿叶间一小方玻璃中的街道小口抿着,眉头轻蹙,似有所扰。戴妍琦盯着他的侧颜,想着彼时的肖时钦,正如每一个能者多劳的校园风云人物,担任校报主编,常给戴妍琦这个平日跳脱文字倒是细腻的勤奋的笔者一些鼓励的贴心话语和精妙评价,现在回想,倒是良善,却不算走心,这般睿智的人感知情绪大多时候用脑而不用心,却是让正当芳华的她沉溺了。

肖时钦走之前,眼光略略停驻在戴妍琦身上,这让赤裸的她很不自在,好在赤裸到没有实体可以泛着害羞的红。

那天晚上,月色很好。戴妍琦自下午心中便悸动不已,大约年少的喜欢淡去了,她感到自己抓到了活过的印记,抓到了海边的浮沫。幽微的夜风中花片离合,是她扬唇浅笑。

不多日,肖时钦再次来访,却非独身,以貌取人,身旁男子倒是与他志同道合的样子。后来戴妍琦从对话中知晓他名为喻文州。

喻文州撇到一旁的风信子,眼底有些克制的笑意。

“所以你还在纠结,这可真是少见。”

肖时钦略顿了顿,才应了是。

“聪明的人大多活得清醒而略显残忍,你不一样,你的聪明里有他人。”

肖时钦有些不服气地仰着头,“你也没什么资格指指点点。”

戴妍琦这次知晓了肖时钦为何而愁:肖时钦成了一名医生,小有名气的青年才俊,且竟是一名中医。所供职的医院由于管理不善,已是面临重组,不过这家的中医科到是一绝,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德高望重的老师更是杏林春暖,声名显赫。当初老先生是跟老院长关系铁,才变祖传医馆为中医科,如今老医院要散了,自己一生也算是济人颇多,便想退了,可子女皆不是行内人,这祖传医馆却不能不传承。肖时钦倒是个合适的人选,可拿着来自各方的邀请函和丰厚待遇的许诺,纵使是他也很难在出生社会不久的情况下为此负担一生。

戴妍琦愈发明晰,便愈发忧虑,迷茫,失落。忧虑着这样温柔的肖时钦这样惊才绝艳的肖时钦一定很累吧,迷茫着自己竟有这般强烈的感情冲动,失落着自己如今唯一的一次走近他的心是从一个伤口。

戴妍琦几乎日日都沉浸在了杂陈的感受里,这让她感到自己活着,灵魂不灭。

肖时钦再来倾诉的时候,开着车。老板亲自迎了过来,“是要走?今日给你免单。”

“这是个好地方,再难寻了。”他笑得坦然轻松。

“准备去哪儿?”

“回我读大学的城市,开医馆,老成一个给小孩子开苦药的讨厌的爷爷。”年轻有时也是一种羁绊,这次他心有所向。

“这盆花送你,一起带走吧。”

当肖时钦捧着那株风信子回到驾驶座,心中有些莫名的空落。

他任是再聪明,怎么想得到这其中的因果玄妙和一个女孩的转世呢?

那株风信子是明媚而纯粹的黄,他的生命中少有这般绚丽的色彩,上次,上次好像是念书时一个女孩给的水果糖。

那是一个雨天,倾诉里客人寥寥,老板垂着头擦拭着玻璃杯,目光沉静。

“这咖啡馆忘忧的名声可越来越响了你不会真的是霍格沃茨毕业的吧?”

“怎么会,可能是有另一个人的心海容纳了你的波澜吧。”

————————END————————————

我果然是个话唠女人:
功底未到,写得有些迷糊不清。_(xз」∠)_
新年快乐吖,可以认识嘛(//∇//)

[黄沐]小心思

失眠🌚
emmmmm林林总总







1
大约是喜欢上了吧。
黄少天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一向奉行冰雨在手,天下我有勇往的机会主义者望着屏幕上苏沐橙的头像,觉得自己有一种实则了然的陌生感受。
“我靠,嘿苏妹子怎么一分多钟没回我消息了。”
黄少天有些烦躁地翻了翻聊天记录,暗搓搓地想着:刚才说错话了?刚才的梗很尴尬?
随机又很笃定的:苏妹子不是那么过分敏感而小脾性的人。
但到了嘴边的喃喃又是那:我说错了啥……不好笑么……难道显得很傻?
黄少天眉头轻皱着,屏幕的亮光在他的眼底投下清浅的灰影,显出一种学术研究的认真来。

“抱拳老铁😜接了个比较重要的电话。”

黄少天的眼睛几乎是跟着消息的跃动亮了,嘴角不禁翘起,很怂很释然很温暖。

2
大约是喜欢上了吧。
黄少天觉得苏沐橙真是个美好的女孩子。
巧了,大家都觉得。
美好是本源,赞美是理所应当,那么占有呢?
黄少天含着满口泡沫叼一牙刷站在晨早的落地窗前,阳光是懒懒的,双眼是惺忪的,目光中大幅海报上的女孩子,是明艳可人的。
心思成网,起床气加持下,便莫名烦躁。
看着楼对面一途径的粉丝痴痴的眼,黄少天回到浴室愤愤地吐掉泡沫,朝谁头上似的。
3
大约是喜欢上了吧。
黄少天的手指停驻在冰凉的精美的巧克力盒上面,脑子细细回想:
两个月前云秀晒吃,叶修评论口味欣赏不来,苏妹子除了跟云秀姐妹情谊的互动外,就给包子的“老大老大!我喜欢榛子的,咋样咋样?”点了个赞。
所以应该是凭借我的心细如发做到投其所好了。
指尖跳跃,一二响声清脆,得意地从货架上取出,潇洒转身。
嘛,下次兴欣客场作战,就是剑光与巧克力的组合。

就是喜欢上了。
黄少天的喜欢是星辰,斑斓地碎在时光里。
END❤️
晚安

早间问候【翔橙】

碎碎念走前头【非话唠(:з」∠)_

①好像写了篇黄沐后还挺喜欢这种日常于是决定把联盟中的良婿都来写一写

②于是这次是橙子*核桃

那么愉快地开始吧(ノ ̄∀ ̄)ノ


         苏沐橙柔软的栗色发丝像三月悠悠斜飞的柳丝滑过孙翔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给他一种海边细腻波浪的柔情触感。苏沐橙坐在镜前竟是有些拘谨,不安分的蹭着脚尖,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白皙的面颊上浮现出粉嫩的玫瑰花瓣般的红云。这个呆子,平日里两人各种欢脱各种跳的过日子,今天早上却硬是拉着她到镜前为她梳头,苏沐橙怀疑孙翔是不是看了她手机里的小说,放在平时,她或许早就吐槽这种即将嫁女儿一般的老妈妈画风不适合这个一米八五脑回路奇特的联盟糙汉子。

        可他们是恋人。恋人之间应当是有这些甜蜜的瞬间的,想起以前只有哥哥这样抚过自己的发丝,苏沐橙便在那小小的纠结之外更多地害羞了起来。嘿,还真像个新娘子。

 

      苏沐橙定了定神,从恍惚中脱离出来,撩起上眼皮盯着镜面,等等,另一个被平面镜成像的人影好像才是肾上腺素分泌过了头吧?!孙翔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冬天里让苏沐橙不禁想去暖暖手,再确认一下是不是连他的发尖都染上了兴欣红。孙翔从未为女生梳过头,兴许是偷偷在网上学习了一阵子,却并不显得笨拙。他稳健的手执着木梳,像拂面不寒的春风柔和地抚过,似是带出了沐橙发间的淡然幽香。他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像对待一件精美易碎的瓷器,脸上显示出不亚于比赛时的认真和专注,嘛,虽然比较鲜艳。

 

       只是个简单的丸子头,当苏沐橙光洁秀美的脖颈完全露出,孙翔心里还暗暗疑惑这样娇美的秀项是否撑的起这一头如瀑的长发,又暗暗盘算着找母上学几道可口的家常小菜让自家女友增增重。完成后,孙翔舒展了一下有些酸麻的躯体,一边打笑道:“客官,可还满意小弟的手艺?”,一边兀自欣赏起镜中的人儿来。苏沐橙容颜精致,丸子头更显得清纯动人,孙翔想,这大概就是那北边小妞(北方有佳人)的风姿了。只见那沐橙眨巴眨巴如两汪泛着波澜的秋水的美目,轻启朱唇问到:“翔哥,你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这样大吗?”


      女人总是需要赞美,自以为读懂了传说中海底针的女人心的孙翔同学有些得意:“因为我媳妇生得好看。”却见沐橙

  
     “是你扎得太紧了。 ”

      孙翔撑着椅的手一滑,差点栽下去,便尴尬地咳了几声,邀功道:“媳妇,说来你平常老喊我多喝六个核桃,诶人家可都说脑袋大些的人机灵,我的就不小!”

     “明明是缺陷比较大。”

     “那你不会嫌我傻不喜欢我吧?”

     “如果是你的话,再傻我也喜欢!”苏沐橙嘴角含着笑意,语气坚定。

     孙翔咧开嘴角,笑得不羁,挠挠后脑勺,略略用力地摁了摁苏沐橙的脑袋,



    “嘿,我就知道你喜欢我╮(╯▽╰)╭。”

早间问候【黄沐】

第一次发文,感觉人物拿捏不够好啊,不足之处望海涵#^_^#。

第一篇献给黄沐,已同居设定。

=============萌萌哒的分割线=======

       黄少天觉得脸上一片柔和的暖意,像苏沐橙的轻抚。他睁开惺忪的睡眼迎上新一天的阳光。窗外,阳光踩着一只猫的脚步,含蓄而热烈地倾洒而下,被一树葱茏细细切割,流转了一地细碎的流苏。被子里还残留着她的温度,温热了他的指尖。松软的棉被有着好闻的馨香,黄少天心中的温情膨胀着,像一朵棉花糖。

       晶莹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像时针滴答。黄少天拍了拍有些发热的脸颊,静静地注视着洗漱台上一副新添的洗具,呵出的热气在镜面上凝成一片水雾,模糊了他浅浅上扬的唇角。

       揉了揉乱发步出房门,不大的餐厅内弥漫着一股热腾腾的米香,自家女友苏沐橙晃动着小腿正坐在餐桌旁。她蓬松地挽起长发,将细软的刘海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细密而纤长的睫毛上迷蒙着一层水雾,在精致的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白皙的颈上松松地系着围裙小巧的蝴蝶结,手如柔荑,执着一只小瓷勺,缓缓地搅着小瓷碗里的清粥。黄少天内心很是惊艳了一把,又生出了更多的疼爱。“沐橙你起这么早为我做早餐本剑圣很是感动哟,不过啊,以后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好了,这样才能体现我的男友力啊。诶诶我给你说啊,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像在蓝雨……“黄少天刚一坐下,苏沐橙就眼疾手快地将一口粥送入那张正喋喋不休的嘴中。“少天,早上好”苏沐橙歪着头绽开明媚如花的笑颜,像今早的暖阳,清澈的眼中盈满了如水的笑意,似要满溢。黄少天不禁有些沉醉,清润的甜香在唇齿间蔓延,内心涌动的爱意像奔流在夏日的河水。

      早,早上好。黄少天在心里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