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a

[肖戴]花青素

诸位,这里是顾亦舒✌
真的没有恶意的小戴的亡魂设定😬

——————————正文—————————

这座城里,有一种极致的享受,就是在花青素里花费时光。

花青素是一间咖啡馆,是这座城的秘境,像丛林中最绮丽的一朵蘑菇。木制装潢,爬满藤蔓,各色花草和复古灯盏点缀其间,兼具凌乱野性的自然生趣和雅致温润的古典情调,氤氲苦香。

花青素也不叫花青素,门外枝叶间的木纹曼妙的小牌分明写着:倾诉。只是店内错落挂着的众多素日难见的花草总让客人注目称奇,这“花”的名头便传了出来,一组合再一谐音,逐渐成了这座城里几乎每个头脑中都存在的,花青素。

人们真的很喜欢在花青素里倾诉,而在其中得以忘忧的不在少数。那种忘忧像是魔法,一丝丝,一缕缕地去了,虽然对着平素亲密人儿的脸,倒像是有另一个灵魂在侧,沉默地不管不顾地接受,莫名使人安定。这是那些幸运儿的一致感受,也是其声名在外的缘由。

五光十色神经大条的水泥丛林里,总是流传着一些都市传说,这其中有一则,便是关于那花青素的:花青素总是早早地在八九点钟的芜杂夜色中歇了业,帘布全然遮住了几扇玻璃窗,隔绝一切。一个醉酒的汉子在一次深夜途经,意外地发现一个罅隙,便怼上好奇的眼,那满店花花草草上簇拥的莹莹蓝光此情此景之下着实诡异,吓得这个汉子连说了好几天疯话。

老板,一个低低扎着长发有些女相的总含着笑的干练男子,听了后,俏皮地吐了吐舌:是他疏忽了。这花青素还真不简单,这是一家灵魂中转站,那些花魂总是要在这得一段奇遇,方可转世。当然这就附带了一些如晚上花卉蓝光莹莹的情景,也算是其魔法色彩的生动诠释。

戴妍琦是一株黄色风信子,纯粹而明媚的颜色。来到这里也有几个年头了,日子懒懒的,几乎也难想起怎么就在大好年华里去了。

那是一个午后,一个青年来了。

戴妍琦不经意地抬眼看到了他:容颜清俊,身量挺直,衣着简洁,架着副银丝边复古眼镜,像精当的一笔点出他的气度。似那晨光破白,她的脑子里一点一点翻腾起了在世的记忆,目光剥开他的从容,她看到了那个穿着校服依然会发光的少年。

“是肖学长呐。”带着兴奋的肯定。

她感到久违的人世的温暖,即使只是一缕清风。

肖时钦拣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总是笑眯着眼的侍者递上他的咖啡和取下的一盆花:一株明黄的风信子,或者说,被晃得有些晕乎的戴妍琦。

两人均是有些愣,一个是尚在状况外,一个是听说了倾诉的奇葩规矩而诧异着自己的花竟是这般毫不掩饰的灿烂。

而后,是一段极致安静的时间,肖时钦望着绿叶间一小方玻璃中的街道小口抿着,眉头轻蹙,似有所扰。戴妍琦盯着他的侧颜,想着彼时的肖时钦,正如每一个能者多劳的校园风云人物,担任校报主编,常给戴妍琦这个平日跳脱文字倒是细腻的勤奋的笔者一些鼓励的贴心话语和精妙评价,现在回想,倒是良善,却不算走心,这般睿智的人感知情绪大多时候用脑而不用心,却是让正当芳华的她沉溺了。

肖时钦走之前,眼光略略停驻在戴妍琦身上,这让赤裸的她很不自在,好在赤裸到没有实体可以泛着害羞的红。

那天晚上,月色很好。戴妍琦自下午心中便悸动不已,大约年少的喜欢淡去了,她感到自己抓到了活过的印记,抓到了海边的浮沫。幽微的夜风中花片离合,是她扬唇浅笑。

不多日,肖时钦再次来访,却非独身,以貌取人,身旁男子倒是与他志同道合的样子。后来戴妍琦从对话中知晓他名为喻文州。

喻文州撇到一旁的风信子,眼底有些克制的笑意。

“所以你还在纠结,这可真是少见。”

肖时钦略顿了顿,才应了是。

“聪明的人大多活得清醒而略显残忍,你不一样,你的聪明里有他人。”

肖时钦有些不服气地仰着头,“你也没什么资格指指点点。”

戴妍琦这次知晓了肖时钦为何而愁:肖时钦成了一名医生,小有名气的青年才俊,且竟是一名中医。所供职的医院由于管理不善,已是面临重组,不过这家的中医科到是一绝,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德高望重的老师更是杏林春暖,声名显赫。当初老先生是跟老院长关系铁,才变祖传医馆为中医科,如今老医院要散了,自己一生也算是济人颇多,便想退了,可子女皆不是行内人,这祖传医馆却不能不传承。肖时钦倒是个合适的人选,可拿着来自各方的邀请函和丰厚待遇的许诺,纵使是他也很难在出生社会不久的情况下为此负担一生。

戴妍琦愈发明晰,便愈发忧虑,迷茫,失落。忧虑着这样温柔的肖时钦这样惊才绝艳的肖时钦一定很累吧,迷茫着自己竟有这般强烈的感情冲动,失落着自己如今唯一的一次走近他的心是从一个伤口。

戴妍琦几乎日日都沉浸在了杂陈的感受里,这让她感到自己活着,灵魂不灭。

肖时钦再来倾诉的时候,开着车。老板亲自迎了过来,“是要走?今日给你免单。”

“这是个好地方,再难寻了。”他笑得坦然轻松。

“准备去哪儿?”

“回我读大学的城市,开医馆,老成一个给小孩子开苦药的讨厌的爷爷。”年轻有时也是一种羁绊,这次他心有所向。

“这盆花送你,一起带走吧。”

当肖时钦捧着那株风信子回到驾驶座,心中有些莫名的空落。

他任是再聪明,怎么想得到这其中的因果玄妙和一个女孩的转世呢?

那株风信子是明媚而纯粹的黄,他的生命中少有这般绚丽的色彩,上次,上次好像是念书时一个女孩给的水果糖。

那是一个雨天,倾诉里客人寥寥,老板垂着头擦拭着玻璃杯,目光沉静。

“这咖啡馆忘忧的名声可越来越响了你不会真的是霍格沃茨毕业的吧?”

“怎么会,可能是有另一个人的心海容纳了你的波澜吧。”

————————END————————————

我果然是个话唠女人:
功底未到,写得有些迷糊不清。_(xз」∠)_
新年快乐吖,可以认识嘛(//∇//)

评论(1)

热度(12)